热门图片
曾凡超:微若萤火,恒如星辰 吐鲁番地区西部计划优秀志愿者典型事迹巡回… “和谐钟塔”何以“不和谐”停摆?
“公安局长多张身份证” 的讽喻与真相 改造中国的激进与保守 … “躬耕陇上”的育种专家——张慧廉
反腐尚需对准关键“部位”再发力 左宗棠收复新疆 赵志龙:骑行在川藏
理想主义与理想主义者 反歧视艾滋病公益广告赏 “艾”与被爱,连着红丝带

愈演愈烈的“争抢”背后是止不住的“焦虑”

——大学生焦虑心理面面观

新闻作者:杨颖  发布时间:2017-06-14   《团学经纬》(2017年06月15日 02)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上一篇 下一篇
  近日,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总督导徐凯文在新东方教育论坛的演讲中援引了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在最高诊级医学刊物上的这样一组数据:“焦虑症的发病率,上世纪八十年代大概1%到2%的样子,现在是13%。目前,至少每100个中国人当中有13个人是焦虑症患者。还有一个更糟糕的情况是抑郁症障碍发病率。我做了20年精神科医生,我刚做精神科医生时,中国人精神障碍,抑郁症发病率是0.05%,现在是6%,12年的时间增加了120倍”,令人深思。当代大学生常常被贴上“迷茫”的标签,应试教育下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往往出现对专业选择与职业规划随波逐流,对于生命意义与价值的功利化认识的问题。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现代社会,焦虑是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不可忽视的一大负面情绪,和抑郁一样,都是造成不可逆的身体伤害的一双“看不见的手”。
  师大生存体验
  据天气预报,未来两周长沙将迎来立冬后第一次大幅度降温,寒潮来袭,对来自文学院15级一班的刘同学来说是一个挑战:“作为资深的‘起床困难户’,我更加舍不得离开我的被窝了。”她拿出了早已备好的过冬“物资”,严阵以待。
  周一的早晨,下着细雨,因为一二节是专业课,为了保证听课效果,刘同学还是努力比平常早起了十分钟,想坐一个靠前的位置。天马食堂门口的“旅一”停靠点,已有不少同学在等车,远远驶来一辆标志着“科教新城——至善楼”区间线路车,还没等它停稳,大批同学蜂拥而至车门前,车门一打开,挤在前面的同学就刷卡上了车,剩下的同学仍然在你推我攘。刘同学一边用手护着刚买的豆浆,一边顺势被人群挤上了车,找到位置坐下后的她,长长舒了口气。从至善楼下了车后再步行到达文学院,此时钟表显示时间为7:30,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应该已经没有靠前的位置了,但愿不要太后”,她默默地说。来到416教室,偌大的教室早已坐满了人在早读,刘同学只能径直走到后面,在倒数第三排找到了位置,她抱怨道:“一节课一百多号人,往往来得早的同学会帮一整个寝室的人占座,想要坐前面,只能6点起床”。据记者了解,文学院15级的同学大一在张公岭时,曾经有第二天早上的课前一天晚上座位就被占满的情况。“为了占一个好的位置,得时刻保持紧张状态,随时准备收拾书包赶往下一个地方”她补充道。
  其实,师大校园内“抢座”现象并不少见,图书馆、食堂、自习室都是常见的抢座中心地带,除此之外,各种评优评先名额的“抢位”也非常激烈,“僧多粥少”的现实条件决定了如果不“抢”,就很可能“一无所有”。长此以往,容易导致学生们对学习对生活产生焦虑心理,并从而影响到在大学的生存幸福度。
  每年的10月初,为期半个月的年度综合奖学金测评便会拉开帷幕。打印店里,人来人往,一张张证明材料代表了过去一年的成长,同学们也用它来总结一年的得失。综测结束后,便出现了这样一些奇怪的现象:志愿活动的通知一出,不到10秒名额一抢而空。百团大战前,大家也会先打听好哪个社团加分多,第二天清早就去排队报名,最终热门社团早早的招满了人而小众社团却无人问津。
  “空心”及“空心”的背后
  从师大真实的生存体验可以看出,由人多导致的竞争激烈似乎是引发焦虑最直观的因素,记者查阅相关论文及调查报告发现,师大只是全国高校的缩影,高校只是社会的缩影,这样的现象并不是个别案例,而是普遍存在。其深层次的原因值得我们探讨。
  徐凯文谈及在北大一些被认为是全中国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的孩子们身上也存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习,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的困惑。他的一个来访者就表示“学习好工作好是基本的要求,如果学习好,工作不够好,我就活不下去。但也不是说因为学习好,工作好了我就开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我总是对自己不满足,总是想各方面做得更好,但是这样的人生似乎没有头。”于是徐凯文提出一个概念叫“空心病”,其核心的问题就是缺乏支撑其意义感和存在感的价值观,并指出不仅是我们的孩子“空心”,是整个时代“空心”,孩子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
  据调查发现,文学院15级一班的杨同学反映曾经和父母讨论过“为什么要读书”这种问题,但得到的回答不是“读好书才能进好大学,进了好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就是“没事想那么多有什么用,不如把眼前的事情做好”。相比于对宏观问题的思考,家长更看重眼前的实效。近日,家长摇号上补习机构的新闻引发热议,“焦虑”的学生背后更“焦虑”的是学生家长。
  而谈及学校教育,经历过高考的同学纷纷表示“不愿再来第二次”,“高三的记忆就是没日没夜的刷题、改错、接着刷题,也不知道为什么刷题”,“填志愿的时候都是家里人觉得什么就业前景好就选什么,上大学前对我读的专业没有什么了解,我也不知道以后做什么”。一名来自友校的大一新生黄同学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如是说。
  “焦虑”,我该如何面对你?
  家庭、学校教育对效益的过分追求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教育真正的意义,使学生对“成功”的定义狭隘化,引发焦虑。如何对这种心理进行干预成了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
  11月23日清晨,几名同学在挤公交上学时不幸受伤的事件引发全校师生关注,一条相关说说点赞人数达8000以上。为此,本组记者进行了一次调查,对随机接受采访者询问了三个问题:第一,近期发生的让你由衷开心的事情;第二,近期你最焦躁的时刻;第三,你理想中的大学生活。一位同学直言不讳地表示:“最焦躁的是挤不上旅一区间,最开心的是挤上了旅一区间,理想的大学生活是上课不需要来回奔波”。其他受访者则表示“感恩节有人发了感谢给我”、 “交到了一个新朋友”、“和刚认识的同学一起逛了长沙”、“给家里每一个人买了一副手套”使他们感到由衷开心,而“工作夹在两边受气”、“还是一个人过双十一”、“忙学生工作到深夜,睡眠不足”让他们感到很失落。对于第三个问题,受访者的回答基本上都包含着“充实”、“自由”、“读书”、“交友”等关键词。调查结果与著名的格兰特研究得出的结论相仿。格兰特研究是迄今为止对成年人生活研究历时最长的研究,历时75年,追踪了724名男性,最终得出的结论却很简单:良好的关系使我们更快乐,更健康,而不是享有巨大的财富或名望。其实,焦虑不过是得失心太重而产生的症状,我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找到值得奋斗一生的意义和目标,让竞争不再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两败俱伤,而是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良性循环。
  记者通过阅读学生手册发现,我校拥有集心理健康教育、危机预防、心理干预及援助完整的运行体系。并在各学院设立心理专干,心晴成长辅导咨询室,每年举办心理健康文化节,特色团辅活动等关注学生心理健康。文学院15级辅导员陈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学生表现出迷茫的状态,一方面是因为个人因素,另一方面是学校确实需要加强引导,进行专业教育,帮助他们认识自我也更加了解专业的特点与内涵,职业发展方向等,或是提供平台和机会鼓励他们多参加活动,融入集体,提升综合素质,从而减少焦虑。”文学院13级优秀学生,现已保研北大的缪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表示:“我们不要简单地只为了加分,而违背自己内心的想法。”
  梭罗曾说:“人们赞美而认为成功的生活,只不过是生活的这么一种。为什么我们要夸耀这一种而贬低另一种生活呢?把生活本身变成娱乐,才是最高境界”。其实,焦虑并不可怕,只要摆正心态,积极面对,就像站在阳光下,阴影便不复存在。第一,保持开朗乐观的情绪,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第二,正确认识自己,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第三,扩大自己的生活领域,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培养广泛的兴趣和开阔的胸怀。第四,加强意志锻炼,养成良好的思维方法。第五,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注意性格的自我完善。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全文复制 上一篇 下一篇